网站地图
中国消费网首页 |投诉吧 | 比较吧 | 点评吧 | 电子报纸
首页 > 新闻 > 消费要闻
花499元办了会员卡,只洗了个澡商家就跑路 2017-12-11 15:35  来源:中国消费者报▪中国消费网  李建 ︳ 我要分享

  中国消费者报报道(记者 李建)不到40天时间,河北省石家庄市先后有两家连锁健身中心“疑似跑路”,受影响会员约数百名。而据媒体公开报道统计,今年以来,石家庄至少已有6家健身中心出现类似经营异常现象。

  消费者支付消费价款在先,经营者提供商品或服务在后,健身房预付费式的经营、消费模式意味着消费者要承担很大风险。如何通过对预付费式经营者的事先约束防患于未然?《中国消费者报》记者近日进行了调查走访。

  健身中心突然关门

  “前天晚上刚交499元办了会员卡,在健身房洗了个澡就回家了,一觉醒来看到会员群里炸了锅,原来是商家突然‘跑路’了。”11月26日,石家庄市民卢先生对《中国消费者报》记者说:“这家健身中心开在石家庄繁华地段广安大街财富大厦的5楼,占了整整一层,健身器材也很完备,怎么也想不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陈女士告诉记者,去年11月份,“佶普健身”的会籍顾问拿着宣传单页招徕会员,最初宣传年卡价是199元,后来慢慢涨到299元、399元、499元,直到今年3月3日起开始正式营业。没想到,10月12日,“佶普健身”两家门店凌晨两点同时贴出《致歉信》,随即关门停业,受影响会员大约有数百名。由于情况太过突然,很多会员寄存在店里衣柜中的衣物都没来得及拿走。

  记者了解到,类似情况并非个案,另一家名为“宝力健身”的连锁健身中心也出现了突然闭店的情况。

  “从5月份办卡开始,健身中心就一直以各种理由推迟开业,直到几天前,才知道商家‘跑路’了。”11月20日,石家庄市民马女士在微博上看到有人发布宝力健身“跑路”的消息,赶忙找到位于新华区联盟西路宏基商城3层的宝力健身宏基店,发现该店已经大门紧锁。保安说,这种情况已经好几个月了。

  马女士说,办卡时会籍顾问告诉她已经有600多人办了会员卡,每张卡在900元至1500余元不等,会籍顾问还告诉她“再不办可能就要涨价了”,自己才掏1500元办了一张年卡。《中国消费者报》记者按照马女士提供的线索拨打宝力健身20家分店网上预留的电话,均无法接通。而在微博上,宝力健身益友店、东胜店、花香漫城店等店的会员“吐槽”不断。

  11月29日,《中国消费者报》记者先后致电石家庄市建北街道办事处、建北派出所、石家庄市工商局12315指挥中心,得知上述情况基本属实,近一个多月来,涉及两家健身房的投诉约数百余起。

  据了解,“佶普健身”在全市有两家店,其中一家已经有人接手,并和会员协商相关事宜。而“宝力健身”方面,也有个别店面转手经营。东胜店会员“牛妈”“习惯了”等人告诉记者,宝力健身东胜店已改名为“酷隆健身”,原有的会员卡可以使用,但此前交的私教费却只能“打水漂了”。

  记者搜索河北媒体公开报道统计,今年以来,石家庄市出现类似“跑路”等经营异常情况并被媒体曝光的健身中心已有6家。

  低价健身卡隐患多

  “因经营环境突变,导致数月连续巨额亏损,资金链断裂,实在是无资金维持运营,从去年8月份开始筹建到现在,我们真的尽力了。从今天起暂停为大家服务,我们正积极想办法解决问题,请等一等。”记者从消费者卢先生处获悉,10月12日,“佶普健身”闭店后,会员们在门店前看到了一张有上述内容的通知,因为通知没有盖章,无法确认其真实性。

  记者从财富大厦物业管理处获悉,“佶普健身”闭店前不仅没给会员办理退费,同时还欠着物业公司30多万元的费用。石家庄市12315中心工作人员江炜表示,通过对大量投诉汇总分析发现,“佶普健身”的会员费过于低廉,平均只有300多元,超低收费无法弥补其运营成本,可能是导致健身房突然闭店的原因之一。

  宝力健身国仕山店则在今年5月11日贴出一张“暂停营业”的通知,称“5月1日至3日,宝力健身曾就房租过高、泳池新风和除湿系统设计不合理、布局不合理等问题要求国仕山开发公司进行整改,而对方却强行解除协议,无奈国仕山店只能暂停营业”。

  “硬件不过关,为什么要收钱开业?众多店面相继出现闭店情况,又该如何解释?”不少消费者对商家的上述解释提出质疑。

  《中国消费者报》记者调查发现,很多健身房还没开业,甚至还没启动装修、购置器材等基础建设,就以低价销售为饵,吸纳大批会员加入,然后再通过销售私教课程等途径挣钱。

  石家庄市一家知名健身中心资深职业经理人、健身教练王振(化名)告诉记者,健身房的运营成本中,场地租金和动辄几万到十几万元的健身器材是大头,没有100多万元的启动资金,健身中心很难开下去。而照这样换算,年卡成本价至少在千元以上,售价399元、499元的年卡,根本收不回成本。

  “这些低价售卡的健身房大都是前期资金不足,希望可以‘空手套白狼’,但事实上却很容易造成资金链断裂而无法继续运营的情况。一旦老板卷钱‘跑路’或失联,消费者就会遭受损失。”王振认为,前期投入不够,后续资金不足,很多健身房的“跑路”结局其实一开始就注定了。

  亟待加强前置监管

  11月29日,记者从石家庄市工商局12315中心了解到,目前佶普健身、宝力健身均已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此前,12315中心和辖区市场监管部门多次联系两家健身房负责人,对方均拒绝接听电话。

  2012年9月,商务部发布《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以下简称《办法》),明确商务部负责全国单用途卡行业管理工作。县级以上政府商务主管部门负责本行政区域内单用途卡监督管理工作,并规定“终止兑付未到期单用途卡的,发卡企业和售卡企业应向持卡人提供免费退卡服务,并在终止兑付日前至少30日在备案机关指定的媒体上进行公示”。然而,《办法》随附的细则(附件1:具体行业分类表)中,健身房经营并未被纳入其中。

  11月30日,记者致电石家庄市商务局。工作人员称,上述细则已经明确健身房的预付费经营不在其管理范围内。“健身消费的预付式消费模式,决定了消费者更加注重对经营者的信用依赖。而经营者能否履行承诺,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经营者自觉。”消费教育专家卢嘉瑞教授认为,如果不对健身房这一预付式消费采取诸如登记备案制度等前置监管手段,如果不采取有效措施加强对健身房资金运营风险的动态预警监控,如果没有极具可操作性,可以及时发现、处罚经营者违规行为的手段和法律依据,那么等到健身房经营异常风波出现后,相关部门很难有更多有效的作为。


责任编辑:黄磊
相关搜索:
分享到:
热门推荐
网友评论(0条评论)
  • 全部评论
热门排行
  • 本日
  • 本周
  • 本月
Copyright © 2014-2019中国消费网 版权所有   网站介绍 |  电子媒体 |  城市消费维权网 |  全国打假网 |  记者名单 |  新闻吧广告刊例 |  报纸广告刊例 |